• <dd id="4a8yg"><nav id="4a8yg"></nav></dd>
  • 首頁 | 招生簡章 | 本站公告 | 經濟/管理文選 | 教育/心理文選 | 最新資訊 | 校園風采 | 學院介紹 | 師資介紹 | 招生問答 | 論文資料庫 | 學歷查詢 | 在線報名
    同學錄:第9期博士班 | 第10期博士班 |  第11期博士班 | 第12期博士班 | 第13期博士班 | 第14期博士班 | 第15期博士班 | 第16期博士班 | 第17期博士班 | 第18期博士班
    北師大在職博士網 → 教育/心理學論文 → 正文

    中國教師心理健康狀況的橫斷歷史研究

    博士招生信息網      2014-11-14      來源:北京師范大學學報

    中國教師心理健康狀況的橫斷歷史研究:1994~2011

      作者簡介:衣新發,胡衛平,李駿,現代教學技術教育部重點實驗室、陜西師范大學 教師專業能力發展中心(西安 710062);趙倩,珠海市香洲區廣生小學(珠海 519000)。

      內容提要:在我國深化教育領域綜合改革的過程中,1600萬的教師群體是最主要的依靠力量。教師的心理健康水平是教師整體素質發展的重要基礎,直接關系到教育教學質量和學生的發展水平。關心教師的心理健康狀況和影響因素、為教師的心理健康營造良好的制度、政策環境和氛圍,是教育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題中應有之義。在過去幾十年中國教育穩步發展、改革步伐不斷加大的條件下,中國教師的心理健康狀況的變化趨勢如何、教師群體最突出的心理問題是什么?這是關注教師心理健康狀況首先要明確的基本問題。基于227篇以90項癥狀自評量表(SCL-90)為心理健康測評工具的實證研究報告,獲得了1994—2011年18年間230組共88500位教師心理健康狀況的數據。橫斷歷史的元分析(cross-temporal meta-analysis)研究結果反映出中國教師的心理健康狀況的年代變化趨勢::(一)整體而言,世紀之交的18年間,中國教師的心理健康水平有所下降;(二)18年間,中國教師在“焦慮”癥狀方面變化最大,而在“軀體化”方面變化最小;(三)18年間,中國教師在“恐怖癥狀”方面問題最輕,而在“強迫癥狀”方面所表現出的問題一直突出。

      關 鍵 詞:中國教師 心理健康 SCL-90 橫斷歷史元分析

      一、中國教師心理健康研究現狀

      要實現《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和《國家中長期人才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中所規劃的一系列重要戰略目標,培養一支高素質、專業化的教師隊伍是重要的先決條件之一。教師的心理素質,尤其是教師的心理健康水平是教師整體素質發展的重要基礎,直接關系到教育教學質量和學生的發展水平。在過去幾十年中國教育穩步發展、改革步伐不斷加大的條件下,中國教師的心理健康有什么樣的變化趨勢?是越來越好,還是有所降低?應該如何提升教師的心理健康水平?上述問題是我國教師、家長和學生,以及教育行政部門、教育和心理科學研究者普遍關心的問題,也是進一步推進教育領域相關工作的必要基礎。

      (一)有關中國教師心理健康的爭論

      林崇德等研究者(林崇德,李虹,馮瑞琴,2003)認為,心理健康是一種個人的主觀體驗,既包括積極和消極的情緒情感,也包括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其核心是自尊。國際上心理健康的標準測評工具之一是SCL-90(the Symptom Checklist 90),其中文名稱一般為“90項癥狀自評量表”,該量表在臨床研究中應用廣泛。SCL-90測查內容包含較為廣泛的精神癥狀學變量,如思維、情感、行為、人際關系、生活習慣等。具體維度包括軀體化、強迫癥狀、人際敏感、抑郁、焦慮、敵對、恐怖、偏執和精神病性9個因素。個體在該量表測查中所得分數越高,就表明心理方面越不健康。

      我國對教師心理健康狀況的研究始于20世紀90年代,使用的工具多為SCL-90,但這些使用同一測評工具的研究所得出的結論卻有較大的差異。較多的研究得出的結論是——教師的心理健康水平較差,低于常模或對照組,心理問題較多。例如,胡衛平等研究者采用SCL-90對山西省282所學校3352名中小學教師進行的心理健康調查(胡衛平,馬玉璽,焦麗英,汪華英,2010)發現:山西省中小學教師心理健康水平顯著低于全國成人。其中,34.9%的教師存在輕度心理問題,12.4%的教師存在中度心理問題,2.2%的教師存在嚴重的心理障礙;李玉榮(2006)調查了528名初、高中教師的心理健康狀況,結果發現,中學教師的總均分及各因素得分都高于常模,說明中學教師心理健康總體狀況較差;一項以363位高中教師為研究對象的調查(劉亞麗,王瑤,2008)發現,除“人際敏感”一項外,其余8項均高于全國成人常模,且與常模均有顯著差異,其中軀體化、抑郁、焦慮、恐怖、偏執、精神病性與常模有極其顯著的差異,所測被試心理健康狀況總體不佳,低于全國常模水平。王蕾(2006)測查了203名高校教師的SCL-90相關狀況,也發現與全國成人常模比較,高校教師的心理健康水平要低于一般人群,尤其表現在強迫、人際敏感、恐怖、偏執幾個方面。

      然而,也有研究表明,我國教師心理健康的總體狀況是好的。例如,張蕾和孫凱基(2001)研究1117名小學教師的心理健康狀況后發現,教師9項SCL-90心理指標中,只有“軀體化”一項高于國內常模,其它8項均無顯著差異。在對高校255名教師SCL-90測查結果分析的基礎上,楊貴英和李國輝(2008)發現,除“強迫”因素分高于常模外,其余因素得分較常模低,而且除“軀體化”外,全部達到統計顯著水平,表明此次調查的高校教師的心理健康狀況相對而言較全國常模良好。此外,一項以228名中學教師為對象的SCL-90研究(張永華,孫寧,李迎春,張志芳,2002)發現,除“軀體化”因素得分高于全國常模外,其他因素得分均低于全國常模,其中除“敵對性”外,均與全國常模存在顯著性差異,研究者進而得出結論,認為“中學教師總體心理健康水平明顯高于全國常模”。上述研究因所使用樣本局限于某地或某一學段的教師,加上不同的研究所參照的常模標準有所不同,故而使得結論方面有較大差異,無法得出教師心理健康狀況究竟如何的可靠結論。但是這些研究所取得的樣本都是教師群體的某一個代表性樣本,本研究將基于這些研究,通過方法的創新得出有關教師心理健康狀況變遷的較為完整、可靠的圖景。

      (二)現有的元分析方法及其局限

      對于上述研究結果和結論方面的爭議,一般心理學領域是運用元分析的方法來解決。元分析作為一種對已有研究系統梳理的研究方法,是由Glass正式提出(1976)的。元分析通過對眾多單個研究結果進行綜合的統計學分析,可以得到一個更加具有普遍性的結論。主流的元分析方法是通過計算效果量(effect size)來實現的。效果量計算所常用的統計指標為d, Cohen首先提出了d的計算公式,后Glass等對其補充完善(辛自強,張梅,2009),其公式為:d=(Me-Mc)/SD,其中Me為實驗組的均值,Mc為控制組的均值(通常量表的常模分數也可視為控制組分數),SD為兩組的共同標準差。針對我國教師心理健康的狀況,目前已有了5項元分析研究(孫樂芩,馮江平,林莉,2007;廖暢,2008;張積家,陸愛桃,2008;張艷麗,2009;高學鋒,李朝旭,2008),但這幾項研究的結論并不一致。例如,有的研究發現,我國大學教師SCL-90測量的大部分因素與全國常模相比無顯著差異(孫樂芩,馮江平,林莉,2007;廖暢,2008),但另一項研究指出“高校教師心理不健康檢出率最高”(張積家,陸愛桃,2008);有的研究者得出“中學教師的心理健康水平低于常模水平”的結論(廖暢,2008),有的則認為,我國中小學教師心理健康問題總體情況并不嚴重(張艷麗,2009;高學鋒,李朝旭,2008)。

      雖然傳統的元分析方法有一定的優勢,能夠在缺少原始數據的情況下系統整理以往相關的大量研究,從而得出一個具有普遍意義的結論。但在心理學甚至整個社會科學領域中,這種方法的運用還是非常有限的(辛自強,張梅,2009)。這主要是因為元分析本身的局限性,例如對已經發布的研究結果依賴性大,研究結果的整合會受到文獻質量和數據來源的影響。此外,傳統元分析方法中涉及有關樣本年代的問題,不同年代的元分析結果會有差別(辛自強,張梅,何琳,2012)。許多元分析的研究結果都證實了數據收集年代與研究結果存在關聯。如一項研究(羅國忠,馮江平,孫樂芩,2007)發現,年代可以解釋16PF問卷中“憂慮性”這一特質50.7%的變異情況,還可以解釋“緊張性”這一人格特質48.5%的變異。正是因為這一原因,本研究將運用新的元分析方法——橫斷歷史研究方法探討教師心理健康隨年代而變化的情況。

      (三)橫斷歷史研究

      美國學者Jean M. Twenge教授提出了一種與以往不同的元分析技術——“橫斷歷史的元分析”(cross-temporal meta-analysis),國內學者辛自強等將其稱為“橫斷歷史研究”(辛自強,張梅,2009)。這種方法使用的是橫斷研究的“設計”對較大跨度時間、時代(或歷史發展)范圍內有關心理變量的變化做元分析研究的方法。這里的“設計”并非如個體發展的橫斷研究那樣預先構造好了方法,而是“事后追認的”,即將孤立的研究按照時間順序加以連貫,從而使得已有研究成為關于歷史發展的橫斷取樣(辛自強,池麗萍,2008)。該方法的獨特之處在于,以時間為紐帶,將相應的心理量和社會指標相聯系,探討出生組效應背后的社會變遷因素,其作為一種特殊的元分析,在描述個體的心理量隨年代變化趨勢的同時又向前邁了一步。Twenge已經采用這種方法研究了某些心理變量,如人們對婦女的態度(Twenge, 1997a)、男性和女性特質隨年代變化的現象(Twenge, 1997b),并以傳統的“出生組效應”(birth cohort effect)來描述這種現象。出生組不僅代表個體的出生日期,更重要的是它說明了由此決定的特定的社會文化環境對個體成長的影響。從這個意義上說出生組效應能反映歷史和文化的變化,因此,它可以被認為是除傳統的遺傳和環境因素之外對個體的個性特征產生影響的重要因素(Twenge, Campbell, 2001; Twenge, 2001a; Twenge, 2001b; Twenge, Zhang, Im, 2004; Twenge, Im, 2007)。

      辛自強等人引入和發展了這種研究方法(辛自強,池麗萍,2008),并用于中學生心理健康(辛自強,張梅,2009)、應對方式(辛自強,劉春暉,張莉,2008)和焦慮(Xin, Zhang, Liu, 2010;辛自強,張梅,何琳,2012)等方面的研究。他們認為橫斷歷史研究可以描述在時間演進的過程中某一心理變量的變化過程,也可以通過考察心理變量與社會指標的關系解釋社會變遷對個體心理發展的影響,并用滯后分析思路來說明這種影響的性質(辛自強,池麗萍,2008)。辛自強等人所做的研究主要針對的是未成年人或學生群體,中國成年人不同職業群體的心理健康狀況隨著時代的變遷出現了哪些變化?為回答這一問題,我們于近幾年研究了中國鐵路工人(衣新發,劉鈺,廖江群,竇東徽,彭凱平,2010)和中國軍人群體(衣新發,趙倩,蔡曙山,2012)的心理健康變化趨勢。結果發現,從1988年至2009年,中國鐵路工人的心理健康發展趨勢相對平穩,而中國軍人則從1990至2007年表現出越來越好的心理健康水平。為建設創新型國家、提高人才培養質量,教育領域在以往的20年時間里不斷推進了改革,教師群體是教育改革所依靠的根本力量,有必要考察在改革過程中教師心理健康狀況的變遷情況,因為教師們健康的心態是改革順利推進的重要基礎之一,也是提升教育質量的重要心理資源。以往的研究發現(辛自強,張梅,2009)中學生群體的心理健康有逐年下降的趨勢,值得關注的是,教師群體的心理健康是否也有類似的逐年下降的趨勢。已有的實證研究結果與常模結果有一定的差異,故而有必要通過新的方法來考察教師群體心理健康的變遷情況。

    (編輯:北師大在職博士同學網
    上一篇:
    北師大康永久教授:教育創新研究:回顧與前瞻  2014-11-14
    下一篇:
    波蘭熱舒夫信息技術與管理大學博士招生簡章  2017-06-01
     
      最新招生簡章
      本站通知公告
      在職博士招生問答
      經濟/管理學文選
      教育/心理學文選
    湖北快3湖北快3官网湖北快3平台湖北快3app湖北快3邀请码湖北快3娱乐湖北快3快3湖北快3时时彩湖北快3走势图湖北快3ios